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活小百科

生活小百科

我们的教科书(1分钟带你了解潜在秘密)

分类:生活小百科 2021-12-01
我们的教科书(1分钟带你了解潜在秘密)

我们教科书(1分钟带你了解潜在秘密)

众所周知,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。在这五千年的历史中,每一个封建王朝都是你唱了之后上台的。然而,我们的大多数教科书都回避了一段历史。这个时期是中国混乱的时期。
五楼花是金朝建立后的一个历史时期。司马家族篡权后,最终通过各种手段统一了三国乱世。中国统一后,晋武帝司马燕开始努力,建立了太康统治。
不过估计司马氏三代为了篡权已经耗尽了智商。于是,这货生了个傻逼儿子,叫司马忠。他也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白痴皇帝。真是个白痴。他被告知人们太饿了,吃不下东西。结果他问,他们为什么不吃肉粥(为什么不吃肉末)
正是因为他的白痴,司马懿的其他王子试图取代他们的位置。大家都想当皇帝,那就打吧。八王之乱兴起。八王之乱消灭了中国很多有生力量。三国战争死了很多人,八王之乱也丢了很多人。
于是乎,这期间,周边的胡人就来浑水摸鱼了。当时强大的胡人大致有五个种族,即匈奴、鲜卑、桀、羌。这就是五胡乱华。那么,为什么教科书总是避而不谈这个时期呢专家说,原因是这个时期的历史太混乱,太黑暗,太残酷。你凭什么这么说/怎么会这样
俗话说,如果不是我的种族,它的心就会不一样。当时的胡人和汉人没有现在团结。几百年来我们一直在互相争斗。但是因为汉人太强,胡人不得不向中原王朝低头。然而,他们总是焦躁不安。
于是,八王之乱后,汉政权国力衰落。这场永无休止的竞赛开始蓬勃发展。他们建立了自己的政权。光是强大的政权就多达16个!据统计,中国北方各民族建立的国家多达五六十个!可以说是相当的乱。
此外,中国的五月混乱时期相当残酷。胡人所到之处,血流成河。一旦破土,就会烧杀抢掠。连汉族妇女都被视为“两条腿的羊”。你什么意思自己百度一下。最终的结果是“人都互相吃”,“白骨遍地”,“无烟千里之灵,中国无冠之人”。每一句话都是血淋淋的!
正是因为这个时期的历史太残酷太混乱,所以我们的教科书一般都没有提到。就算有,也是过眼云烟。然而,作为个人,我们应该牢记这段历史。坚决避免重复这段历史!
作者|严怀玉
“三年前,我在海外旅行时,遇到了一个外国人。他说你们中国在经济上吸引了这么多的目光,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,但是从你们很多人身上看不到文化的历史沉淀。你在中国。要做的事情应该很多。”生活方式研究员、资深媒体人尹志贤谈到了她编辑的《设计的修养》这本书的来历。《时尚老师》和《时尚家居》的主编尹志贤认为,媒体人的使命在于整合现时代的优质资源,传播给大众。她认为,一个文明的历史积淀应该在日常生活中展示出来,而这种展示往往来自于优秀的设计;然而,在中国,仍然有许多关于设计的问题没有得到充分的讨论,也没有达成有效的共识。为此,她采访了12位在各自领域取得巨大成就的设计师,聆听并记录了他们对设计和生活的思考,并编撰了一本书《设计的修养》。
6月2日,中信出版集团小满工作室与ZCOOL站联合主办的《设计的修养》新书分享会在单向空间爱琴海店举行。著名书籍设计师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吕敬人、著名建筑师、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张永和与尹志贤一起,就什么是好的设计、设计与生活的关系、设计与公共美学等问题与读者分享了他们的观点。
《设计的修养》,主编:尹志贤,版本:中信出版社,2019年4月
好的设计要考虑人的尺度
当天的分享会将以讨论什么是好的设计开始。首先,吕敬人强调设计师不同于艺术家。设计师有客户,面对客户,因为设计是服务行业。对书籍设计师来说,好的设计是在作者和读者之间架起一座完美的桥梁,通过纸张语言、书籍设计语言、印刷语言、最终的结构语言将文本传达给读者,让读者在翻心的时候得到满足。“设计不管是高端还是低端。符合一本书的内容。物有所值是个好设计。”吕敬人说。
回顾东西方书籍装帧的历史,我们可以看到东西方的书籍有着非常不同的形式。在吕敬人看来,西方的书籍,无论是羊皮书还是精装书,都像是坚固的建筑;东方的书,则是软容器,宣纸承载信息。“我们读中文书的时候,和读西方书完全不一样。中国的书优雅而轻松。”
东方书是软容器。吕敬人幻灯片中的一页。
吕敬人谈到书籍设计和阅读体验之间的关系,这让张永和特别感动。在他看来,如果我们看的是手里的书而不是网上或者手机上的书,如果书没有设计好或者写错了,对我们的阅读会有不好的影响。“设计是和物质世界打交道的,所以一本书不仅要读,还要考虑它的质感、温暖和重量。”张永和说:“阅读的乐趣与阅读的媒介有很大的关系。例如,我们很难想象,如果我们在屏幕上来回阅读绣像的《三国演义》,就能充分体验中国古典文学的魅力。”
新书分享会。左起:张永和、吕敬人、尹志贤。
在张永和看来,设计是创造性地解决问题。如果现有的设计可以解决问题,而你的设计不能提供更好的解决问题的方案,那么这个设计就不需要做了。“所以设计实际上总是想把事情向前推进,”张永和说。“任何比原设计好一点的设计都是好设计,因为在设计上连一点点进步都很难。”
另外,好的设计总是落入生活,落入与人打交道的尺度,即使设计不是一本书可以拿在手里读,而是一个将人融入其中的身体量庞大的建筑,人的尺度也依然是一个好的设计师所要考量的。张永和以自己在韩国的亲身经历为例,解释了什么是建筑设计中的人的尺度问题。“我在韩国时去一个建筑事务所串门,上厕所的时候,一进门觉得这个洗手间比较暗。”但是当张永和坐下来时,发现马桶边刚好有一扇窗,人可以看出去,光可以照进来。“在这个设计中,他考虑到了人和人在空间中的行为,于是他把上厕所也提升到了一个让你享受空间和光线的高度上。”所以尽管建筑的体量相较于人是巨大的,但好的设计最后都是落实到很具体的、与人的身体和日常活动发生关系的尺度上。
  好的设计引领大众向上
  在张永和看来,当下的中国社会,在谈到文艺或创造性的工作时,经常出现的一个议题是创作和大众的关系。一个人的设计或创作是否是为大众,往往会成为讨论的焦点。但实际上,什么是大众,什么又是小众呢中国有13亿人口,1亿算不算大众如果算,尚且不到中国人口的十分之一。200万又算不算小众如果算,要想到欧洲有些国家的人口也才不过几百万。
  此外,我们每个人都同时既是大众又是小众。张永和说他们曾经因为搬家,请过一个木工,木工看到他们扔出来的书,就请求他们将书赠给他。“我们以为他是要把书运走,以后给人家装修时放在书架上用作装潢,但不是,他是要自己看。”张永和说,“不是说我们的这位木工是知识分子,但他就是对读书有兴趣。” 张永和又谈到他从事金融业的哥哥,和他爱好文艺不同,他哥哥对于文艺就基本没有兴趣,只是爱读老的英文小说。
  张永和又举了早年做建筑设计时的一个例子。当时他们设计的建筑落成后,庆功宴上有一位工人作为工人代表出席。“他指着一个地方说,‘这里,真他妈的!’又指着另一个地方说,‘那里,真他妈的!’他指的每一个地方都是我们自认为设计得比较好的,他全看到了,但是他不知道怎么表达,所以就用骂街的方式来说。”
  也就是说,在趣味上,在人的感受力上,有时很难简单用大众或小众来进行区分。知识分子也好,普通民众也罢,都可能为好的设计所打动。张永和表示,他在做设计时,很多地方都会进行仔细的考量和推敲,这些地方有时使用者一眼也就看过去了,有时甚至看不到。但是作为设计师,他与使用者或者说大众进行交流的愿望和期待都在里面。
  有些人在做设计时,把完全迎合市场当成是服务大众;有些人则自视精英,认为大众一定不能理解他们的想法,这两种极端张永和都不认同。“设计师是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想象力来和公众进行交流。在这个过程中,可能有人会发现自己原来没有接触过的东西,现在变得有点儿了解,变得有点儿喜欢。”而这种交流绝不是以降低设计水平来达到的。“我们谈大众时,容易低估大众的水准。”张永和说。
  与张永和不同,作为书籍设计师的吕敬人显然遭遇了设计与大众关系的另一面。吕敬人首先坦言自己在做书籍设计时,经常受到的一项指责就是过于高大上,脱离普通读者。但这也促使他思考,什么才算是为大众服务。比如他因为有感于审美教育要从孩子着手,便领着一批设计界的好手,从人教社领了设计中小学教科书的任务来做。他认为,如果我们看一下欧洲的教科书,或者日本的教科书,或者我国民国时期或清末的教科书,就会发现当前内地教科书在设计的美学上有相当大的差距。
  清末民国的教科书,通过字体、字号、插图、空间和结构,让读者体会阅读的愉悦。但今天我们的教科书是花里胡哨的,每一处空白都要填满,都要插入小蜜蜂、小铅笔、小花朵。“这样的设计就叫为大众服务吗”吕敬人希望我国的孩子从小就可以感受朴素、优雅的美,他认为教科书中要有留白,要有空间和结构的律动。“但这样的方案提出来,编辑首先就反对,他们说,‘吕老师你不能留空白,你留空白到时家长就会告到教育部,说出版社为了谋取暴利卖白纸’。”
  “但是我认为,社会的进步其实是所有人在方方面面都往好的方向发展。为大众服务,不等于为低俗服务,好的设计应该是让我们越来越高雅。”吕敬人说。
  作者:寇淮禹
  编辑:徐悦东 校对:翟永军
  举报/反馈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miaowen123.com/baike/3285.html